首页 > 国内 > 正文

江西贫困村为修路举债百万 争评国家贫困村还债

2015-09-09 09:01:43
这是一份让王建红常常觉得“心里发慌”的账单。

黑色和蓝色的笔迹交织,密密麻麻地记录着,江西省吉安市遂川县珠田乡大垅村最近几年的收支情况。从2008年起,负号开始和“扶贫项目”一道频繁出现在账单里——“修建村村通公路”7个字后面,跟着“-70万元”的字样;和“农村饮水安全工程”一起出现的,则是30余万元的欠款。

此外还有危桥改建、村小翻新等。林林总总算下来,2000人出头的大垅村至今已欠下100余万元债务。

7年前担任大垅村村支书的王建红,到现在也没想通,为啥当初一个个令全村人“兴奋不已”的扶贫项目,如今却变成了压在所有村民心头上的“一块块大石头”:“扶贫项目本来是想让我们脱贫致富、改善生活,可村子咋就越脱越贫了呢?”

这名村支书曾在乡里的一份财务报表上看到,全乡10个行政村中,有8个行政村出现类似状况。其中,最严重的一个村子光是修路就欠了100多万元。

村子毕竟是集体,即便欠了钱,不还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,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

电子地图上,大垅村和遂川县城13公里的距离,近得可以忽略不计。把鼠标拖住,不停点击放大,才能看到一条弯弯扭扭的波浪线。

这条2009年正式通车的水泥公路是大垅村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。也正是这条5.2公里长的水泥公路,成为大垅村村民挥之不去的阴影——村里的账单上多了一笔70万元的欠款。

在这条水泥公路修通之前,进出大垅村的唯一通道是一条泥巴道。村民想去县里挣点钱,只能用肩膀挑上五六十斤重的蔬菜瓜果,在长满杂草堆满大石子儿的泥巴路上走两三个小时,保准“晴天一身灰,雨天一身泥”。

因此,当2008年扶贫项目“村村通工程”的消息传来时,整个村子沸腾了。

经国务院审议通过的《全国农村公路建设规划》(以下简称《规划》)中白纸黑字地写着,“十一五”期间,中央政府投资1000亿元,对通乡(镇)公路、通建制村公路进行路面硬化改造。依据《规划》,大垅村通村公路项目,可按每公里10万元得到国家补贴。

当时,王建红在县城跑运输生意。乡里的领导专门找到他,鼓动这个村里的能人回村担任党支部书记,负责修路。

“国家有1000亿的专项补贴,地方财政再配套一些,修路没问题。”领导用力拍了拍王建红的肩膀。后来王建红才得知,即使领导不承诺,《规划》中也写得清清楚楚,“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加大对农村公路建设的财政投入”。

眼瞅着村里绿油油的油茶长势喜人,却根本卖不出去,王建红动了心。他放下手头的生意,回村当了村支书。

可当这个致富能手正儿八经领着人打算大干一场时,才发现“问题大了”。

他见过的几个包工头,给他算了笔账:“不说水泥和沙子这些材料,光用工费一公里就得六七万,一公里10万元哪够啊?”

几个村干部一商量,决定“硬着头皮修”,毕竟还有领导承诺的配套补贴。为解决前期资金不足,他们甚至挨家挨户给村民做工作,向每名村民收取了50元的集资款。同时,村干部还做通了包工头的工作:“村子毕竟是集体,即便欠了钱,不还的可能性还是比较低的,跑得了和尚,跑不了庙。”

很快,这条总长5.2公里、宽3.5米的水泥路建好了。公路修好后,不少人称赞王建红,为村里做了一件大好事。可他却犯了愁,为修这条路,村里欠债70多万元,地方财政支持总不到位。

记者调查发现,在这个多年位列国家级贫困县名录的遂川县,因“村村通工程”而欠债的村子并不少。仅珠田乡10个行政村中,就有8个因修路而欠债。附近的珠溪村,因几乎全是盘山公路,其工程造价达每公里30万元。通村公路修好后,该村欠下100多万元外债。

不过,村子的欠债并没有体现在政府的公告中。2010年底,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向社会宣布:全省农村公路总里程达12.5万公里,硬化里程达8.8万公里,乡镇通油(水泥)路率达100%,建制村通油(水泥)路率达100%。

1/3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
猜你喜欢
聚焦
本文相关推荐
热门推荐
图片

24小时排行

Top